電話那端催促著 快快快「堂下」整理收拾乾淨,阿叔要轉了…我的淚水決堤,怎麼會!都安排好了,您是不捨這些兒孫,工作的工作;快開學的ㄉㄟˇ讀書,讓我們輪流到醫院陪您的機會都沒有…八年前我的公公因急性腎衰竭,沒有留下任何交代就走了。

  公公很木訥,疼我這個最小的媳婦,如「滿女」一般。大殮時我眷著懵懂的幼子代替丈夫向父親跪別,感謝養育疼惜之恩(因先生與亡父出殯日正沖,不宜在場)那種心酸痛楚,至今仍刻苦銘心。

  兩年後,我又有了身孕,就在要燒香告之喜訊的前一晚,父親開心的回到「堂下」自己則是跪著哭著叫喚,他拿起平安符套在我脖子上,什麼都沒說;微笑離去,雖然老二沒有福氣得到阿公的疼愛,但深信父親一直庇祐著這個孩子。

  89年碧利斯颱風過後老人家望田興嘆,自此;丈夫不再請怪手整頓,執意強迫公公退休,因為每逢農忙時期,他總是拚命三郎似的赤著腳在田間穿梭,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的噴灑農藥,隨著父親的辭世,老公堅持安全無毒的自然農法才是正確的。

  如今我們選擇有機栽種這條路,雖然艱苦,但「心」更寬廣了_十年休耕地,再現風華。!

 

P4250382.JPG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展哥 的頭像
展哥

救國團峨眉分會

展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